凌萱-机智如我

跳坑狂魔 死声控没救
@凌萱-种个学霸收获智商←欢迎来微博找我玩

要写糖要写糖 等我眼睛好了回来要写糖

还是忍不住想说一下设定的事...就个人来说 通常萌一对cp是因为被作品里两个人的互动和一些情节戳到,或者是因为被两个人的日常互动戳到【rps的话】 。有的gn写文会喜欢设定一些不同的背景,职业等等 。但是有的同人人设和设定简直改的连亲妈都不认识【x】换种说法,和原作或者现实毫无关系,确实,这样可能会有一部分人觉得很新奇,很有趣。然而这样一来萌这对cp的初衷到底在哪里?如果放在原创文章里同样可行,这只不过是用着两个人的名字而已。这样真的有意义么......

真是服了撸否 总说我有敏感词 敏感你个头啦

【KK】镜中的六月

※看完镜中六月pv之后衍生的脑洞 一发完结
※时间线有点没理清楚 有私设出没
※大概是个架空向(?
============================================

  他,堂本光一,一个生活在昭和时代的普通青年。虽然时常对科学上的不可思议事件抱有幻想,不过在这天洗脸的时候发现镜子里突然出现一张脸是他从未想过的。
  他,堂本刚,一个表面看起来很温和其实性格有些不良的青年,在某一天打完架洗脸的过程中看到镜中里出现一张从未见过的脸,第一反应是不是因为刚刚打架撞到头导致神志不清了。
  6月12日,他们相遇了。

  "你...是哪位?"
  镜子前,堂本光一和堂本刚大眼瞪小眼,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堂本刚不知道要怎么跟眼前这个人解释,毕竟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嘛,说出来你可能不太相信"堂本刚挠了挠头发"我来自2002年"
  "这样啊"
  很意外的,堂本光一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容易就接受了。穿越嘛,也不是没听说过,这么新奇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边从各种角度来说也算是缘分了。只是这个时间跨度会不会小了些?堂本光一打量了一下堂本刚,奇怪的是,自己莫名觉得眼前这个人似乎早就应该出现在这里,或者说,这次相见是他期待了很久的意外。

  "啊,我叫堂本光一,你呢"
  "堂本刚"
   还是同一个姓氏!
  这是两个人共同的想法,堂本刚虽然不相信什么命运,但是这种巧合未免几率也太小了些。
  "嗯,进屋坐坐吧"
  想着总待在洗手台前也不是个事,心想两个人姑且就算是这么认识了吧。堂本光一把人带到了自己房间。
  "喏"
  看到堂本刚眉角有伤,堂本光一还特意递给他片创可贴。
  堂本刚犹豫了一下,接了下来。
  "这么热心的陌生人还真是少有呢"堂本刚想。大概是又想到了别的什么,心里竟有点泛酸。
   环顾了一下屋子,收音机,画报,水杯,各种充满年带感的东西一件件映入堂本刚的眼帘。
  "这些都是你从未来带过来的东西吗?"
  看着堂本光一一脸好奇的盯着自己的包,堂本刚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一般。一下把自己包里的东西都倒在了桌子上。坐到了堂本光一身边
  "这个叫手机,嗯...就相当于你这个时代的电话进化成的吧,有了它就可以随时打电话了哦。"
  "诶,这么神奇?"
  堂本光一接过手机在手里摆弄着。
  "这个是相机,这个时代应该也有的吧,不过这个先进点就是了,要拍张照吗?"
  几乎是脱口而出的询问。
  堂本光一楞了一下,随即对着镜头笑了笑。
  咔嚓
  照片上的青年穿着白衬衫,清秀的面孔因为笑容添了几分柔和。
  "这家伙扔到现在恐怕会是女生堆里很受欢迎的人"堂本刚想。
  又瞟了一眼相机屏幕,堂本刚好像在突然之间懂得了"美好"的含义。
  "你这样穿越过来,还能回去吗?"
  堂本光一突然转了话题。
  "谁知道呢,可能得过段时间吧。"
  堂本刚可以说是根本不过大脑的说出了这句话,不是能否回去,是他根本就不愿意回去,那个冷冰冰的家庭......
  "这样啊....你一个人穿越过来可能也不太方便吧,要不先在我家住下?"
  堂本刚有些不可思议的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
  这个人这么没有防备心吗?
  堂本刚再次感叹了一下堂本光一的热心。
  如果说自己是客人,那么堂本光一可以说是很好的尽到了地主之谊。
  坐上了堂本光一家的饭桌,他的父母,姐姐都很热情的招待自己。堂本光一只是解释说堂本刚是自己新认识的朋友,家里出了变故要在自己家住几天,他的家人很轻松的就答应了,一顿饭里,关怀的话语频频而至。
  完了,更不想回去了 。

  "喂,干嘛年纪轻轻就干那种老头子做的事啊,来玩接球吧"
  正在浇花的堂本光一被打断,回头看到堂本刚拿着棒球手套有点痞气的走过来。堂本光一笑了笑,放下水壶。
  "你下次回去的时候,也带我去未来看看吧"
  "好啊"堂本刚只是随口答应着。在堂本光一家住的这几天,堂本刚其实早就发现了利用镜子就可以穿越回去,堂本光一一直都不知道,是该说这家伙笨还是说他天然呢?
  "想什么呢"
  难度不能再低的接球脱了手,堂本光一知道对面的人肯定是走神了。
  "想带你去未来之后玩什么"
  堂本光一笑笑。
  像是酝酿了很久突然爆发一样,一场暴雨骤然而至。
  两个人跑到屋檐下。看着对方有些狼狈的样子,两个人同时笑出了声。
  "光一~"
  有些甜腻的女声由远及近。
  "女朋友?"堂本刚小声问。
  "嗯"堂本光一转头。
  堂本刚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看远处的女孩,再看看视线已经变了方向的堂本光一。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随着刚才的雷声一起震碎了。
  "这个人是从未来来的哦"
  对于女朋友,堂本光一倒是没什么隐瞒。看着眼前的女孩子一脸惊诧的表情,和堂本光一耐心解释的样子,堂本刚只是随口应付着。
  "你看,这个东西叫手机哦,之后就能用它随时随地打电话了"
  "真的假的。"
  堂本刚觉得自己耳边的说话声渐渐模糊起来。
  堂本光一撑伞送女朋友离开,堂本刚一个人坐在屋檐下,抬头,一片灰蒙蒙的天。
  "可能还是什么都没改变吧"他想

  今天距离堂本刚决定回未来的日子,还有一天。
  堂本光一伏案写着什么,金色的阳光从他的头顶一路镀到肩膀。堂本刚坐在地上扔着球,他好像格外喜欢这颗球,明明是堂本光一的东西,却变成了是他天天不离手的东西。
  堂本光一偶尔回头看看他,然后又专心于手上的工作。
  "这个送给你"
  堂本刚解下了自己的手链,这条手链他戴了很久,也很喜欢,送给光一的分别礼物,算是挺合适的了。
  "怎么突然送我礼物?"堂本光一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链绕到了自己手上。
  "莫名其妙打扰你这么久,总得表示下感谢吧"
  "那个..."堂本刚接着开口。
  堂本光一看着他。
  "我找到了回去的方法了,明天就走了"
  "诶?"
  堂本光一没有想到会是这么突然。不过也算是在预想之中,对方要是真的一辈子待在这里,该苦恼的是自己才对吧。
  "回去之后别打架了"
  堂本刚瘪瘪嘴,没有说什么。
  知道阳光洒满了整个屋子,两个人还是谁都没有说出再见。

  "我走咯"
  堂本光一本来想说"一路顺风",后来想想好像不太对。
  "我们..."堂本光一顿了顿"还会再相遇吧"
  紧张?不对,他有什么可紧张的。
  害怕,他在害怕吗?
  堂本刚觉得今天眼前的人有些反常,但又说不出为什么。
  "那我走啦"
  "嗯"
  相处了近一个月的人,就这么消失在了镜子前。
  堂本光一低头看了看戴在手上的手链,叹了口气。

  2003.06.12
  即使桌子上一片狼藉,堂本光一的照片一直被摆在最显眼的地方,没有弄脏过。
  堂本刚是个很不拘小节的人,当然,对于自己的起居生活他也是怎么随便怎么来,午饭这种东西,一杯杯面就可以解决,他绝对不会特意去做饭,即使他手艺并不差。
  听到电视里的声音猛的抬头。
  "这两个人,这次真的玩大了啊"
  电视上出现的两个人的面孔,分明就是自己加入黑帮团的成员,当初被家庭压的喘不过气,本是就着玩玩的态度加入的黑帮,没想到这次真的有人搞出了大事。
  放下没吃完的面堂本刚就出了门。
  "我要退出"
  被成为老大的男人使了个眼色,下一秒,堂本刚就被两个人放倒在地。
  "小子,我这里可不是你说来就来说去就去的地方啊"
  堂本刚低头不语,眼前的男人再度靠近,手链泛起的银光一下刺痛了他的眼睛。
  那是应该在光一手上的东西。
  难道他...
  来不及多想,堂本刚几乎是用尽了力气挣脱出来,抢下手链就跑。

  看也没看就躲进一间仓库,窗外射进的阳光让堂本刚有些不适应。
  "你是谁?"
  安静下来后,被绑着的人呼吸声愈发明显。
  对方抬头。
  真的是光一。
  冲过去解开绳子。架起光一的胳膊。
  "先逃出去再说"
  "我忘东西了"
  堂本光一虽然算不上一个正义感爆棚的人,但那包钱怎么说也是他目击不法交易的证物,最终还是决定带上。
  对于能抢到法拉利这件事,是在两个人意料之外的。
  对于一直就对汽车很感兴趣的堂本光一,虽然是第一次接触,不过却意外的很好上手。完全就是逃命的心态乱开,车子就这么停在了海边。
  "这个给你"堂本刚拿手指挑着手链
  "谢谢"
  "现在该告诉我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了吧"
  他还是和一年前一样,大大咧咧,带着点痞气。
  "把那袋钱扔掉吧"
  "哈?"
  堂本光一笑着,把那句"想你了"硬生生咽了下去。
  去他的什么正义感。
 
  电话突然不适时宜的响起,接到电话的堂本刚明显变了脸色。
  堂本光一载着堂本刚到了一家疗养院。堂本刚进门去看病重的父亲,堂本光一就坐在楼梯上摆弄着手链。
  听到下楼声回头,堂本刚只是冷冷的说了句"等我回来"
  "父亲想让我对您说一句,今天的您很美"
  难以想象眼前漂亮青春的姑娘是自己的母亲,在对方说出谢谢的时候,堂本刚感觉一切都释然了,一直以来他所逃避的家庭,其实都是因为一次次错过而变得不完美。接下来的每一天,他都不想错过了。

  "要不要去看看你以前的家?"
  "嗯"
  看着熟悉的地方变了样,堂本刚想做点什么缓解一下,找到公园的小朋友借了手套和棒球,对着堂本光一挥了挥手。堂本光一笑笑,接过了手套,一切好像又回到了一年前。
  结局是从小孩认出报纸上的光一开始书写的。

  "决定要回去了吗"
  堂本光一看着他思念了一年的人,他想否定,可是他有家庭,他必须要回去肩负起自己的责任。
  堂本刚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叫了一辆出租车
  相处的时间只剩下从车启动到停下了。
  黑夜里的闪光灯是那么刺眼。镜子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堂本刚和堂本光一再次确认了一遍,当对方还在思考怎么办的时候,他已经拉起了他的手,冲向了人群。
  他就这么护着堂本光一,穿过了一堵堵人墙,当堂本光一回头看向自己的时候,堂本刚像是终于得到了满足一般笑了。
  "期待着与你再次相见"
 
  If You Want Me To Stay I'll Be OK
Let's Make Brand New Days For Us
'Cause I Love You ,I'll Be With You.
 
END.
============================================
关于感情线:如果按照原pv的走向感情线真的是不好解释,所以这里设定大概是光一喜欢带着一股冲劲,有些痞气的刚 。刚则是被光一的温柔所打动,引领自己走出困扰,所以对光一有好感

委员长生日快乐w

自杀征兆十条中八条 吃枣药丸

【梗题】孤独十题

没什么格式可言 想到哪写到哪
============================================

1.一个人在餐馆里吃着多人份的食物

2.雪天看着别人一起打闹,自己走在路上,紧了紧外套

3.想要找个人为目标一起努力 却发现是自己一个人坐在图书馆里

4. 耳机里的歌已经停了很久却没有发觉

5.约定好的计划全部落空

6.总是自动的把自己排除在外

7.别人难以理解的话语和习惯

8.无人察觉的情绪变化

9.卸载了通讯软件很久 回来发现一条新消息也没有

10."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

"你之前送我的画我都好好留着呢"
"在你穷困潦倒的时候就把它们卖了吧 请把相方的画卖了      作为资金 然后盖幢房子 在里面过日子"

明明是搞笑的桥段 蜜汁泪目

【伞修】戒指

※极短 一发完结
============================================
  叶修不只一次的被别人说,你的手这么好看,戴戒指一定很适合,他只是笑笑,随后望着自己的左手出神。

  "生日快乐!"
  "真是的,搞这么隆重干啥"
  在两人的祝贺声中,叶修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虽说自己和苏家兄妹目前在经济上比较拮据,但对于自己和苏沐橙的生日,苏沐秋一直都很上心。
  "好啦,也不早了,沐橙先去睡吧,我和阿修把这里收拾一下"
  给叶修庆祝了一晚上的生日,考虑到苏沐橙第二天还要去学校,苏沐秋早早就打发她去睡了。
  "现在到我的时间了哦"
  看着苏沐橙走进了房间,苏沐秋一副神秘的样子,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礼物盒。
  "哎呀,你还专门给我准备什么礼物啊。有那份钱多给沐橙买几本书不就好了"
  "这次...不一样"
  苏沐秋突然有些支支吾吾
  不等叶修开口,苏沐秋径自打开了礼物盒,里面还有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有一对素戒。
  "阿修"苏沐秋眼神认真起来。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意的,那个..."
  从未追过女孩子的少年有些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
  "总之,你愿意今后一直和我在一起吗?"
  叶修有些发愣,不过之后笑了笑,接过戒指,在旁边的抽屉里翻了半天,找了一根链子,穿上戒指,戴在了自己胸前。
  "影响操作"叶修补充道
  苏沐秋有种说不出的失望。天知道这几天他每天早出晚归,拼命的打代练,赚钱,虽然是一对素戒,对于他来说却也是不低的价格。可是到头来,叶修竟是不肯戴在手上。
  叶修怎么会看不懂苏沐秋此时的心情,抬起左手,在苏沐秋面前晃了晃。
  "放心吧,这只手无名指的位置,哥一直给你留着,等到了以后咱俩进了职业联盟,沐橙能够安心的上学, 工作,我就把它戴在手上。"
  其实叶修有点嘲笑自己嘴笨,但他总不能说是因为自己怕今后仍然是这般,没有安定的生活,怕给不了苏沐秋幸福而不敢轻易的答应他。

  可惜后来,苏沐秋车祸,叶修再也没有找到把戒指戴到无名指上的机会,那个位置,他还一直为苏沐秋留着,即使是装饰性没有含义的戒指,他也从没有戴过那个位置。

也是敢写
看到这语文卷子吓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