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萱-机智如我

跳坑狂魔 死声控没救

右拇指被戳了一刀...作为一个一指禅我可能没办法单手用手机了...😂

要是没有污染会是个好天气

二刷之后看肉搏那段 银桑把高杉摔下去的时候 内心全都是 woc好疼 那玩意应该是铁的吧 这要是硬磕在脊椎上...

【KK】痴情司

※将军刚x武士光
※灵感来自何韵诗的《痴情司》
※其实想写高杉刚来着 但是对高杉不是特别了解 怕ooc 而且毕竟原作摆在那 感觉有点违和 所以干脆设定成将军刚 ============================================

01 【梦还没有完 大寒尚有蝉
          夜来冒风雪 叫唤着雨点】
  "你既然说要跟随我,那你有什么过人之处?"
  面前的人抿了抿嘴,线条凌厉的面庞映衬着一对黑曜石般的眸子,紧握住右手的长刀*,缓缓开口 "我只有这一把刀,刀在人在,刀亡人亡。仰慕大人已久,希望能和大人一起共谋大业。" 堂本刚笑了笑,这位新来投靠自己的武士看起来有点有趣。 "那么,你的名字?"
   "堂本光一" 年轻的武士目光坚定,明明是很瘦弱的身材却好像蕴含着无穷的能量。
  那年那日,寒风呼啸,大雪纷飞

02 【梦还没有完 泪流尚觉甜
            别离亦不怕 约誓在耳边】
   "大人,和子小姐她...病逝了"
   堂本刚手中的茶盏落地,顿时摔得粉碎。
   那一天,没有人敢接近堂本刚,也没有人敢去和他说话,他就自己静静的坐在屋子里,谁也不见。 关于和子,堂本光一是知道一些的。那是堂本刚的未婚妻,说是未婚妻,倒不如说像是青梅竹马的兄妹更合适些,和子文静,善良,堂本刚很喜欢她。可在订婚之后,和子却突然生病,之后便一直没有好转。直到今天......
  没有哪个武士敢这样直接进入堂本刚的房间,可是堂本光一这样做了。明明已经接近傍晚,屋内却一只蜡烛也没有点,夕阳的余晖镀满了几乎整间屋子,却唯独照不到角落里的堂本刚。
  "大人,吃点饭吧"
  想象中的怒骂并没有到来,堂本刚抬眼,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有些难睁开,堂本光一逆光站在眼前,让他觉得有些刺眼。堂本刚的眼睛里说不出是疑惑,还是悲伤,亦或是两者参半。
  毫无征兆的,堂本刚拽住堂本光一的衣服,放声大哭,像是紧绷的弦突然断开,根本难以控制。眼泪一滴滴的从堂本刚的眼睛里滚落下来。
  堂本光一没有说话,只是将餐盘放在桌子上,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
  "你说...是不是陪在自己身边的人,最后都会一个个的离开?"
  很少有人知道,雷厉风行的将军,其实是个心思细密而又多愁善感的人,大概是他冷酷了太久,都忘了人情世故。
  "我会一直追随大人的"
  堂本刚突然抓住堂本光一的衣领,泪痕还一道道挂在脸上,他有些嘶哑的开口:
  "我最讨厌别人言而无信"
  "还有,以后叫我刚"

03 【梦还没有完 命途若不变
           你还能偏执 拖到几丈远】
  堂本光一变成了堂本刚身边最特别的武士。
  "又到了要流血的日子"
  堂本刚和堂本光一并肩伫立在屋檐下,适逢梅雨季节,微风推动着雨丝打湿了堂本刚的衣角,他却没有打伞的意思。
  "刚,你明知道那场战役是可以避免的"
  堂本刚笑了笑。
  "光一,你难道不知道我们这些人注定是为杀戮而生的吗?你身为一个武士,怎么会连这点也不明白"
  目光移到庭前的一颗海棠树上,这棵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立在这里了,可能已经有几十年了吧。今年这个时候明明应该是盛开的季节,却落了一地的花。
  "你太好强了"
  堂本刚摇头不语。
  冰凉的唇瓣突然落在唇上,堂本光一往后退了一步。
  "很多事情由不得我。"
 
  堂本光一总觉得,将军最近性格越来越古怪了。他更没有想到,他会主动拉着自己进到他的房间,他吻自己,抚摸自己,到最后两具身体交缠在一起。堂本光一隐隐觉得,他是在害怕什么。并且那种不安感越发的强烈

04【梦还没有完 愿还没有圆
          漫长地心算 快乐却太短
          有谁情痴得 不怕天地变】
  战争总是会毁灭一切美好的东西,包括爱。
  半年后的江户,战火纷飞,堂本刚不曾想过,这场他执意要打的仗,会输的这么惨烈。
  敌方眼见已经杀到军帐前,除去誓死捍卫的武士,所剩的人已经寥寥无几
  军帐内,堂本刚摆着一盘将棋,自己和自己对弈着。靠近自己的方向已只剩王将,香车和几名步兵,堂本刚起手,却是将香车放回了王将旁边*。
  军帐外,堂本光一浑身浴血,拿刀的手却没有丝毫不稳,他就像是这座军帐的保护神,死死的守在外面。

05 【今世若无权惦念 迟一点 天上见】
  军帐外的声音终于平息,堂本刚拿出了光一留给自己的短刀,缓缓拔出
  "但愿今生欠你的,来世能还上。"

  FIN.
*【武士到人家中探访,也会先在玄关把刀解开,然后用右手提着,再进入屋内。用左手提刀进入屋户表示可以随时用右手拔刀,是不信任的表现。 所以这里光一不是佩刀而是右手持刀】
*【香车的走法是可向前走无限格,不能后退。因为可以直走无限格而不能后退,又被称为“やり”(yari,枪)
  香车基本属于防守的子力,一旦被对方所获得,又成为强有力的攻击子力。】
  以上资料来自百度

 

终于看完了之前拖了好久没看的结局 发现佛爷让副官停下的时候基本都是用手背挡一下胸口再拍拍肩膀 莫名被戳到ww

讲真...对于我来说KK真的不好写 无论怎么补档还是觉得掌握不了两个人的性格

【KK/KT】杀青后的乐屋

※银魂杀青背景 大概有角色扮演成分【?】
※今天终于去刷了银魂 满脑子都是高杉刚的笑高杉刚的腿高杉刚倒在地上的姿势 临时兴起的脑洞 想到哪写到哪系列
============================================

  "终于拍完了,热不热?"
  堂本光一一边关上乐屋的门,一边打开了冷气机。
  "特意留我在这有什么事吗?我想休息了啊大叔"
  "刚拍完歇会再走嘛"
  "这个不是歇会的问题了啊,从结束到现在,staff都走光了"
  "没事,今天我开车来的"
  堂本刚抬头看着眼前的人,一脸"你要说什么快点说"的表情
  "你穿这身衣服挺好看的"
  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一句。
  因为刚刚杀青不久,堂本刚还穿着紫色的浴衣,眼睛上的绷带被摘下来放在一边,头发散落在前额。因为天气热的原因,堂本刚干脆直接靠在了窗边,衣服也是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
  "就为了这个?"
  "因为拍完你就不会再穿了啊"
  堂本光一突然靠近,微热的手掌贴上了堂本刚修长的腿。
  "别闹,没洗澡呢"
  堂本光一却毫无反应,干脆握住了堂本刚的脚踝,从小腿一路亲到了大腿内侧。
  "高杉大人,喜欢这样吗?"
  堂本刚挑了挑眉,角色扮演吗?今天怎么突然玩起来了。看着眼前如同小孩子一般期待回应的眼神,堂本刚决定索性陪他玩玩。
  起身坐上手边的矮几,脚踏上光一的肩膀,将他缓缓的向下推去,直到变为跪坐在自己身前。
  "谁允许你平视我了,嗯?"
  堂本光一调整了一下姿势,这个角度他只能仰视堂本刚。和平时温柔安定的他不同,眼前的这个人,完全变成了不可一世的高杉晋助。
  "那...高杉大人,我们可以回家了吗?"
  堂本刚只笑不语。
  就这现在的姿势,右手从堂本刚的膝盖下穿过,左手搂着最近日渐消瘦的肩膀。
  啧,又瘦了,感觉都能摸到骨头了。
  堂本刚双手环上对方的肩膀,本就松垮的浴衣一下子从肩膀滑落下来,堂本光一把人往自己怀里抱了抱,轻轻的在肩膀咬了一口。
  "好好穿衣服。"
  堂本刚哼唧了一声。
  高杉大人就这么被人拐走了。
  回家的事让我们拉灯w

  FIN.

我是谁?我在哪?高杉刚躺在地上为什么那么色气?满脑子都是腿

【启副/点梗】失而复得

@树懒住在树上啊 gn点的失忆梗
============================================

  "半个月后,这场战役,你全权负责,有问题吗?"
  经历了几个小时的讨论,张启山终于在作战地图上圈定了一点。
  "没问题!"
  副官堂堂正正的给张启山敬了个军礼。
  最近很不太平,大敌当前,不光是长沙,附近几个城市也是战火不断。张启山忙的不可开交,如今到了迫不得已的状况,也不得不派出自己的副官带兵打仗。
  副官跟了张启山这么多年,自然也是身经百战,只是张启山没想到,这次作战会议差点成了他见副官的最后一面。

  "佛爷,我们胜了!"
  听到喜报,张启山连日蹙着的眉头终于有所舒展。但随即感到有些不对。
  "张副官呢?往常不都是他来报告的吗?"
  面前的军官有些犹豫。
  "张副官他...失踪了"
  "失踪了是什么意思!"张启山手中的笔骤然停下。
  "这次虽然是我方最终取得胜利,但是敌方实力也极其强悍,我们损失惨重,张副官在一次冲锋中下落不明...至今也没见到尸体"
  张启山足足楞了十秒之久。
  "佛爷?"
  张启山终于缓过神来
  "这次大家都辛苦了,张副官不在...你就代他做一下战后事务的处理吧"张启山顿了顿。"受伤的兄弟们尽快医治,逝者家属好好安抚一下,该怎么做不用我多交代了吧。"
  "是!"
  "去吧"
  张启山缓缓站起来,捏了一下眉心,他突然有些不知道做点什么好,那种感觉就像他当初第一次随族人下墓,第一次带兵打仗,无助,迷茫。但他现在是长沙城的布防官,他手里紧握着那么多百姓的生命安全,他不可以为了以为自己副官的死,乱了阵脚。张启山深呼了口气,重新开始自己的工作,他不可以让自己停下来,一刻也不能。
 
   "副官,把这个..."
  文件已经被举起,张启山才意识到,副官已经不在了。重重的一拳砸在墙上,他恨侵略者的残暴冷酷,也恨自己的无能。
  就好像有人在他肩膀上坎了一刀,让他每走一步,都踉跄着保持平衡。
  天气已经逐渐变冷了,窗外一片片枯黄的叶子随风飘落,无形中又平添了一丝萧瑟。

  张启山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竟然还能再见到自己的小副官。
  那是在半年后的深冬,张启山在一次古墓的勘察过程中,隐约看到远处有个熟悉的人影。那一瞬间,张启山感觉自己的心脏剧烈的抖动了一下,随着距离的靠近,他有些不敢去确认自己的猜想。
  平日里精致的脸庞如今沾的到处都是灰,只穿着极其单薄的衣服,紧闭着双眼,安静的靠在山洞边。
  这是他的副官,是跟着他一路走来的副官。
  张启山一瞬间竟有些哽咽。他二话不说的摘下自己的披风给副官裹在身上。把他搂向自己身边。随行的几个士兵看到此情形也都吃了一惊,不过好在都是张启山带出来的张家族人,此刻自然也是明白张启山的意思,几个人合力把副官一起带回了张府。
  看到床上人的脸色逐渐显现出红润的颜色,张启山终于松了口气。副官已经昏迷两天了,不管怎么说,他还活着,对于张启山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第二天进门的时候,床上的人随着门的响声望向这边。
  "你醒了"
  张启山快步走向床边,却是看到副官疑惑的眼神。
  "你是...?"
  张启山一惊。
  医生对张启山说,副官虽然表面看起来无碍,但基于现在的情况,极有可能是因为头部受到重创而造成失忆,有可能是暂时性的,也有可能是永久的。
  张启山看了看已经睡下的副官,道:"你只管尽力的治好他,如果真的没法恢复...剩下的交给我来办。"
  医生点头答应。
  接连的战火终于告一段落,使得张启山有时间能去多看看副官,他只是和副官解释说,自己是一名军官,他是自己救下来的伤员。副官花了一些时间去接受,然而他第一句问张启山的话是:"那我好了之后还能继续上战场吗?"
  有不少人劝张启山说,张副官现在如同一张需要从头开始书写的白纸,与其重新与他建立默契,还不如再找一个头脑机灵点的人代替他的位置,让他直接回家修养。张启山却置若罔闻。
  他相信,他的副官会回来的。

  春雨总是把生的希望撒向大地,在那个飘着细雨的清晨,张启山进入房间,他的副官站在不远处,身着整齐的军装对他说:
  "对不起佛爷,我回来晚了。"

  FIN.
※我不太了解军事,特意去百度了一下,按照百度上的说法,指挥官等级越大,按理说是越应该在后方部署,而不是冲锋陷阵,但是这里写到副官本来是全权负责却参与冲锋,可以理解为战况紧急,加上副官求胜心切,想要鼓舞士气。也可以理解成他的实际职权并不大 
※按照老九门剧里的说法,佛爷是长沙的布防官,也就是差不多少将的军衔,可以管理长沙城的国防部署,甚至民政,所以职权相对较大,这里外加私设佛爷在一步步升上来之前是有过带兵打仗的经历的
※其实在我心里 启副这对cp一直是家国情怀大于儿女情长,张启山有他独当一面的霸气,张副官也有他心思细腻的忠心配合,他们是很默契的同伴,同时更是热血报国的铮铮男儿,我考虑了很久,最终还是把一些什么佛爷心疼副官或者为了副官不顾手头事务这类的情节删掉了,在我心里,张启山不是那样的人。

不行了跑步跑到意识和身体分离 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