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萱-机智如我

跳坑狂魔 死声控没救
@凌萱-种个学霸收获智商←欢迎来微博找我玩

也是敢写
看到这语文卷子吓一跳...

" 比起听着对方说再见 
说的那人想必更难过"

  已然放弃留白x
  调不好大小简直刻到快瞎 然而还是糊了😂

刚先生 生日快乐呀❤
刚刚跳坑不到两周的我补档补到迷幻x 时间能再多一点就好了
顺便梗get不全我不敢开坑啊😂

完犊子 因为一首歌萌上了KK 根本没法下手补啊我的妈😂

来个番茄嘛?x

【段龙】因公殉职

※有点想开车啊......
============================================

  "龙哉先生..."
  段野抬头看了一眼深町,对方还是少有的说话如此支支吾吾。
  "有话就说"
  段野深吸了一口烟,吐出的烟圈很快消散在空气中,看着电脑屏幕上红红绿绿的起伏线条,段野心里有些烦躁。
  "刚刚收到消息,龙崎先生在今天上午的追捕中,因公殉职了。"
  烟灰不自觉的掉到了桌子上。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台历。段野放下鼠标,拎起外套,什么也没说就出门了。
  意外的,段野并没有直接去警局或者打电话确认,而是直接去了龙崎所在的公寓。
  屋里很暗,窗帘被严严实实的拉上。桌子可怜的缩在房间的一角,上面还摆着一杯水和一些速食食物,看起来之前郁夫出门似乎很匆忙。
  段野走近床边,在离床边仅有几步之遥的时候,突然转身,来人在黑暗里看不清容貌,但身手却异常敏捷。但最终还是被段野钳制住了。
  "啊,タツちゃん身手变好了啊,大意了。"
  说话的正是不久前"因公殉职"龙崎郁夫
  "愚人节快乐,タツちゃん"
  龙崎揉了揉自己的卷发,整理着刚刚因为打斗而有些褶皱的外套。
  段野却突然从背后搂了过来。
" タツちゃん?"
  龙崎条件发射的一缩。
  "每年愚人节你都得给我设置一个惊喜,这回当了刑警长本事了?都会跟我装死了?"
  段野的双臂收的更紧了。
  龙崎开始试图挣脱,自己也不知道这幅身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敏感,被タツちゃん从背后搂着,心里竟然像十几岁的少女那般小鹿乱撞。
  "愚人节就是这样才好玩嘛,吓到你了吗?抱歉"
  可惜龙崎越是想挣脱,段野搂的越紧,索性带动腰部力量把龙崎给拽了回来。
  "抱歉啊,这周我走‘不管怎么道歉都不原谅’路线"。
  段野低沉的嗓音让龙崎的心里防线瞬间崩塌。

  TBC

"要哪个卡?"
"黄少天和叶修"
"要黄头发的和哪个来着"
"叶..."
"那个长得帅的是吧"
我好像无法反驳??? ​​​

既然要萌rps就要有一颗强大的心啊...亘古不变的道理

【段龙/段铃】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补完脑男后的脑洞 段野龙哉x龙崎郁夫和段野龙哉x铃木一郎
※题目是个很棒的梗但是我文笔有限写不出那么带感果咩
※到了后面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

  ""タツちゃん,放弃吧。"
  下一秒桌子被掀翻在地的声音似乎震毁了龙崎的耳膜。   
  下巴被迫被抬起。
  "你很早就想这么说了对吧,你说会陪我到最后其实早就动摇了不是吗,你把结子当成什么了?"
  段野不怒反笑。
  "我早该想到的"
  龙崎眼里噙着泪,疯了,タツちゃん早就已经失去理智了,他一直想让段野停下来,他希望他能好好的活下去,如今真相已经渐渐浮出水面,只要段野远离这淌浑水,自己可以不顾一切的帮他去除掉当年杀害结子老师的人,不管是自己的职位还是性命,可是段野已经陷入深深的漩涡,即使龙崎向他伸手,他也丝毫没有逃出来的意思。
  "既然这样,剩下的就由我来自己完成吧"
  龙崎看着段野离开的背影,终是没有喊住他。

  "龙崎警官在前日追查犯人的过程中失踪了。"
  "你说什么?失踪了是什么意思"
  在听到消息的时候,没有在警局爆发已经是段野最后的忍耐了。
  "龙崎在追查一个连环犯罪集团的时候,深入对方总部,但在两天前失去了消息..."
  "混蛋!"
  "少当家,您已经两天没合眼了,休息一下吧"
  段野挥手示意深町不用管自己。
  深町叹了口气。自从龙骑郁夫失踪之后,段野疯了一样的通过各种渠道去打探消息,几乎是动用了自己所有能动用的人脉关系,可是还是音讯全无。
  最终传来的是手砸在键盘上的声音。
  "郁夫,你到底...藏到哪里去了啊"

   一年后
  "少当家!找到龙崎先生了!只是..."
  听到电话那头深町略带犹豫的语气,段野几乎是做好了最糟糕的准备,残疾?昏迷?重伤?这些段野都想到了。
  "您见到就知道了"
  段野看到眼前这幅景象,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男人目光呆滞,瞳孔中倒影着自己的身影,但是从眼神里却看不到一丝情感,见到自己一点反应也没有。就像个...机器人
  不对,这个人不是郁夫,即使是长着几乎一样的相貌,可如今段野怎么也不能相信这个人是龙崎郁夫。
  "你叫什么名字?"
  "铃木一郎"
  竟是连声音也如此相像。
  "我是谁?"
  男人不再说话。
  下一秒,玻璃杯碎裂在了段野手里。
 
  从那之后,段野龙哉仿佛变了一个人,他留下了铃木一郎,却是把他囚禁了起来。
  "你啊...是不是和郁夫有什么关系?你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泛着寒光的匕首贴在铃木的脖子上,段野讨厌级了他这幅模样——他几乎根本不直视自己,对什么事都是一副淡漠的样子,段野曾经希望龙崎能够听话一些,少一些自己的个性,如今遇到了如此"听话"的铃木,心底的急躁加上从喜悦到失望的落差,终究让他对铃木失去了理智。
  段野有些出神,手中的刀一不小心划过了铃木的皮肤。殷红的血顺着伤痕留了出来,可铃木却毫无反应。
  "喂"
  铃木偏头看向段野
  段野晃了晃手里的刀
  "你不会感到疼吗?"
  铃木摇头。
  后来经过一番调查和相处,段野发现铃木是所谓的先天情感缺失,那双眼睛望着自己的时候,像极了郁夫,只是,少了些内在的东西。
  段野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失态,他不再关押着铃木,想着他没有依靠,索性卖个人情,给他些吃的,让他住了下来。段野舍不得让他走,因为他太像龙崎了,铃木是现在段野唯一的寄托。他每天都会去看看铃木,就好像郁夫还在自己身边一样。
  铃木一郎渐渐发现,他似乎产生了某种特殊的情感——他开始期待每天那个叫做段野龙哉的男人的到来。

TBC.
 

平留白真的太丑
这样一比toma头好大23333【闭嘴】
素材来源b站up:皇甫不不 剪辑截图 侵删